【專訪】反送中紀錄片《憂鬱之島》監製:國安法來臨前盡地一煲,說香港故事(下)

//在《亂世備忘》的末段,吉利蛋說了一句:「我唔想成為佢哋(指警察,即麻木、沒有情感的人)。」我想,我的狀態就是這樣——我不想成為他們。有時候,我覺得自己有點在「倒數」的心態,因為資金或能力的關係,或許我只剩下10多年時間可以製作電影。

我很喜歡莫昭如講過一句話:「革命明天就來」,這種態度使我沒有想太遠的東西。未來對我而言還是有點遙遠,我只想專注當下。//

2020年6月14日 香港獨立媒體